静海沉沙

两天刷完谜之城之后的跟风填表!!感觉这次做得很用心,给官爸点赞!!

剧透吧这算,慎入。图源见右下水印。


【伽小/双雄】小心与魔伽的Fate paro(下)

沉迷打FGO+回顾大魔王伽罗一集后一发不可收拾的脑补产物。原作里这一集的结局挖了个坑……无视它好了【

于是草率地弄了Fate paro 的我流双雄。私心伽小 tag,他们属于原作,欧欧西属于我,有、有砖要轻拍啊。

真的编起来发现做自制英灵人设好难啊(跪)有参考其他英灵和百度百科,不妥删。

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型月厨,设定不严谨导致技能组不适合实战、六维面板过弱或过于日/天的话……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嗯【

 

 

以上都OK?↓

 

 

----------------------------------------------------------------------------

 

我流魔伽,部分用词可能……嗯,有砖轻拍有砖轻拍。

 

----------------------------------------------------------------------------

从者资料

☆5(SSR) Kalo·Alter(Lancer)

角色详情

伽罗〔Alter〕(Kalo·Alter),原阿德里星上将及守护者、后致力于星星球守护工作的英雄伽罗的魔化形态。即使是生前恪守军纪、高洁不移的骑士伽罗,也存在着“拔出邪恶战戟并被其缠身、吞噬”的传说,这个形态即是这一传说的具象化体现。

 

参数

筋力:B+    耐久:A

敏捷:B+    魔力:A

幸运:E      宝具:A+

 

宝具:邪恶战戟(the Halberd of Evil)【注:Buster 卡宝具】

阶级:A+

种类:???

宝具距离:1-30

最大捕捉:200 人

中概率赋予敌方全体眩晕状态(1回合)& 发动强大的攻击[Lv.1] & 防御力下降(3回合)

 

羁绊达到Lv.1后开放

身高/体重:185cm/71kg【注:同样是我瞎编的】

出处:星星球传说   地域:阿德里/星星球

属性:混沌 · 恶     性别:男性

 

羁绊达到Lv.2后开放

由通常的伽罗“不同的可能性”诞生的英灵,是原本的伽罗几乎不可能呈现的一面。或许是手持战戟的缘故,以Lancer 职阶现界。其瞳色衣着相较其原型均有变化,牙齿尖利如鲨鱼,时常面带令人胆寒的残忍微笑,周身缠绕着不祥的气息。 

 

羁绊达到Lv.3后开放

与其说是战神伽罗的反转状态,倒不如说是邪恶战戟依托“伽罗”这一存在而人格化,即“邪恶战戟”的某一个侧面的人形化身。在战戟的影响下,他的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虽仍具有人形,但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性格对于普通人来讲十分扭曲,是非常危险的“反英雄”。至于生前未曾哪怕一次堕入邪道的伽罗为什么会有被邪恶战戟缠身的记录?至今仍无人知晓。

 

羁绊达到Lv.4后开放

与原本的伽罗截然相反,目无章法,崇尚暴/乱与武/斗,喜爱见到人们暴露出性格中邪恶部分的丑态并以之为美,对所谓的“道貌岸然的秩序卫士、正义使者”嗤之以鼻,从属性上来说,就是与属性为“秩序·善”的英灵合不来。攻击性极强,就连与其立场一致的存在也有可能无端遭受他的攻击;但又十分狡猾,为了达到邪恶的目的,有时也不介意隐藏本性,伪装成“彬彬有礼的正人君子”,并意外地毫不显得形迹可疑(本人认为)。这个他心中到底还有没有原型伽罗作为英雄的尊严与荣耀——问出这个问题的人简直就是疯了。

 

羁绊达到Lv.5后开放

“邪恶战戟”

阶级:A+   种类:???

依托于传说中与“正义之剑”相生相克的“邪恶战戟”,将“邪恶”这一概念【注: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伽罗”所持的邪恶观。即使原型生前不曾有为恶的行为,也会对“什么是邪恶”这件事有一个基本的认识,这个宝具即是这种认知的结晶。“邪恶”的概念太宏大了一个英灵估计承受不起,况且还有人类恶Beast 呢不是,咱玩不过啊玩不过】浓缩并具象化所形成的宝具。哪怕是多么洁身自好的存在,也极少能终其一生都不产生为恶的欲念;而来到“邪恶战戟”面前,种种顾虑都会消失不见。战戟蕴含的强大邪恶力量能轻易击溃人们的心房,让人陶醉在无尽恶念带来的快感里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或许未曾知晓恶念滋味的人,在品尝其剧毒般的甘美之后,反而会比普通人更快堕入其中。谁知道呢?

 

通关 与恶为善 后开放

坚守道义、惩恶扬善、以德报怨,对于身为“某人的恶念”、生来便只会为恶的他来说,这些品质只能作为知识被理解,却完全不能作为自己行为的准则。

这个魔化的形态,也具备作为其基盘的战神伽罗的记忆,但他对原型的为人和过往的态度却十分微妙——既非憎恶亦非无视,但也绝不认同。“那个傻/瓜一样的男人,为什么要拼死去保护背叛、怀疑自己的人,或者愚/蠢到敌我不明的蝼蚁一般的星星球人呢?要我说,蝼蚁就应该有在相互噬咬中走向灭亡的残酷结局,这样才与它们的愚/蠢相衬吧?”进行如此问题发言的魔王大人一边笑着一边使用某些手段让几只(侵扰星星球治安的)怪兽同归于尽了。“恶只有寄托于有智慧的生命才有意义,既然这样,老子就暂时帮你一把,去捏碎那群妄想毁灭人理的虫子吧。”或许,作为基盘的战神伽罗对这个反英雄的影响的确存在,尽管本人是十足的恶人,但对“善”、“恶”真正含义的迷茫也确实存在于他的心中,这也许才是他的行为反复无常、难以捉摸的最大原因。

 

持有技能(可在战斗中任意手动发动的技能)

军略D

对多数人战斗的战术直感力。在行驶对军宝具、应对对方的对军宝具时给予补正。有“宇宙战神”之称的伽罗被认为是极具才能的指挥官。而在魔化状态下,他率军作战的能力有所下降。

游戏效果:己方全体宝具威力提升(1回合) 

 

变容A

伽罗拥有将自己身体的任意部分变形的能力,更能长期作为小心超人的魔方或武器而存在,说明这种能力可以是全身性的。作为“伽罗”躯体的核心特点,这一异能也理所当然地被依凭相同躯壳现界的魔王伽罗掌握,尽管在手持战戟的状态下,魔王伽罗很少使用这一技能。

游戏效果:自身Buster 指令卡性能提升(1回合)& Quick 指令卡或Arts 指令卡性能随机提升(1回合)

 

邪恶的彼端EX

尽管对“恶”的真正定义尚在探索中,唯有“对恶的坚持”是魔王绝不能让步的事情。他是否以这种存在形式为傲?谜。

游戏效果:赋予自身无敌状态(1回合)& 自身的NP增加(20%)& 星星集中度提升(1回合)

 

职阶技能(在战斗中自动发动效果的技能)

对魔力A

自身的弱化状态耐性提升

 

遍地为恶

“亚种特异点Ⅰ  恶性隔绝魔境 新宿”主线剧情通关时自身羁绊获得量提升100% 

 

归乡者B

自身在失落璀璨之星 阿德里活动中的攻击威力提升60%【“失落璀璨之星 阿德里”活动限定】【注:活动当然也是我瞎编的】

 

羁绊礼装 · 流星雨之夜(卡面:宅家屋顶视角的流星雨场景)

即使拥有“伽罗”的所有记忆,魔化的这个存在也无法理解其中的情感。

“真是个无可救药的蠢/货。”审视原型记忆的过程就像在看一本他人写的小说,而且主角的表现丝毫不能令他满意。故国,责任,战友,骑士信条,对他来说都是可有可无、可笑可憎,或者于己无关的东西。

怀抱着类似“如果是我绝对不会这样做”的想法的魔王,对原型所执着之事毫不在意——起码本人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当执剑的少年将正义之剑刺入“他”(战戟)的胸膛(“中枢”)时,他却不可避免地想起,在原型记忆中一闪而过的画面。

——那是,并肩而坐的两人,与漫天燃烧的流星雨。

少年将星星烙印在眼底的样子,和持剑与自己对立的他逐渐重合。

——在原来的位置仅剩一人的现在,印在少年眼中的闪耀群星里或许有那个可笑的男人,但绝不会有我这样的家伙吧。

——恨不起来。无论如何都无法憎恨,即使是亲手杀了我的、理应是最憎恨的人。真奇怪……下次……下一次,如果再见面的话,我能问问你这是为什么吗?

——真是讽刺,我……竟然也开始渴求原因了。

向来只从为恶中汲取快感的魔王,心中涌动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游戏效果:只有伽罗〔Alter〕装备时,自身防御力提升20% & NP 获取量提升15%

 

指令卡

二绿(Quick,迅击)一蓝(Arts,技击)二红(Buster,力击)

 

语音

开始1:哼,让老子看看,是哪些虫子来送死了。

开始2:尽情享受地狱吧。

技能1:呀哈哈哈哈!

技能2:还要挣扎吗?

指令卡1:噢噢?(凶恶的语气)

指令卡2:啊?(凶恶的语气)

指令卡3:那家伙?

宝具卡:这才是与你们匹配的落幕。

攻击1:切。

攻击2:去死吧!

攻击3:真遗憾。

额外攻击:全部杀光好了。

宝具:恶之摇篮,善之坟墓,于此赞扬我等崇尚之美(恶),堕落吧,然后狂欢!——邪恶战戟(the Halberd of Evil)!

受击1:咳。

受击2:哈哈哈哈哈!

无法战斗1: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混蛋!

无法战斗2:不甘心……真无聊。

胜利1:什么?这就结束了?

胜利2:碾死蝼蚁而已。

 

升级:哼,这是理所当然的。

初始卡面:十季前服装,不戴护目镜,拿战戟

灵基再临1:(卡面:十季前服装,带护目镜,拿战戟)你这家伙,可真不怕死啊。

灵基再临2:(卡面:同上)哦?老子吗?

灵基再临3:(卡面:十季后服装加强版,带护目镜,拿战戟)出乎意料地感觉不错。

灵基再临4:(卡面:依然自行脑补一个美腻的画面←泥垢)恶念,恶欲,不论是怎样的人都无法逃离。既然如此,何不试着享受于其中呢?

 

羁绊1:滚远一点,胆小鬼。

羁绊2:叫你滚没听到吗!!切,你这家伙竟然是个好事之徒。不错的爱好,御、主?

羁绊3:真是执着,所谓人理最后的捍卫者果然像蟑螂一样顽强。哈?什么?“战神为什么会被邪恶战戟附身”?敢来问老子这样的问题,对你刮目相看了啊。不过……呵,这个问题,老子没义务回答你哦?

羁绊4:您好,敬爱的御主(Master),昨晚睡得好吗?虽然很辛苦,但为了拯救人理,今天也要全力以赴哦……嘻嘻,如何?骗过可爱的孩子们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什、什么?让老子停下?鸡皮疙瘩起来了?拜托,有这么糟糕吗?

羁绊5:切,都到这个份上了,老子就勉强赐予你和老子共同为恶的资格吧。哼,要是让那帮正义伙伴一样的白痴英灵知道御主其实是个与恶徒为伍的家伙,会不会幻想破灭啊?哈哈哈哈!

 

通过在个人空间中的对话而开放

对话1:快点起来干活了!懒虫!

对话2:说不定哪一天老子会忍不住杀了你哦,御主?

对话3:话说在前头,如果你哪天召唤出一个头上着蓝火的英灵,千万别把他和老子编在一队!……哈?为什么?少废话了!

对话4:阿德里?老实说,那里怎么样和老子无关,反正是早已灭亡的尘土罢了……不过,只有一点,只有一点点哦,有机会的话,想去那里看一看……又是为什么?你是小孩子吗哪那么多为什么?!

对话5:主从关系?哈哈哈哈!!!难道你自以为是老子的主人吗?!笨/蛋!

对话6:老子只是见不惯伪善而已。牺牲少数而拯救多数,牺牲精英而拯救庸人,事后假惺惺地著书立碑纪念哀悼,这不是伪善是什么?真恶心,恶心透了……啊?在为伽罗生前的经历感到惋惜?少开玩笑!老子只是觉得惺惺作态的人很有趣也很可笑而已!想要踩着别人的尸体苟延残喘,让别人替自己去死,这种事情大大方方地表现出来不就行了嘛!当个随心所欲的恶人难道不好吗?……哎,你那是什么表情?

喜欢的东西:喜欢的东西?那还用说吗?混乱!邪恶!看那些平时道貌岸然的家伙丑态毕露的感觉真是爽极了!

讨厌的东西:讨厌的东西?当然是自称正义的家伙。以后这种混/蛋老子见一次打一次……什么,你说那小子【注:指Careful S.(Saber)】?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打不过(小声)……啊不,老子只是懒得花时间陪天真的小鬼玩而已!才不是因为怕他!

关于圣杯:圣杯……你问老子寄托于圣杯的愿望是什么?还真没想过……世界毁灭,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愿望吧?好的,就这么干!……哈哈哈哈,开玩笑的,瞧你那被吓破胆的模样,真不错。被称作万能愿望机的东西,老子根本不需要,为恶还是亲自动手比较好玩吧!

活动举行中:庆典、美食、盛装、享乐,很好……这种日子更适合掠夺啊!

???[持有Careful S.(Saber)]:御主你是魔王吗?!?!竟然把我和那个小鬼放在一起?!?!【注:这里由于比较激动,连“老子”的自称都忘了w】……这个人已经不是小鬼的事不是重点!……啊不,和秩序·善合不来倒是小事(?)……老实说,看见他总有一种想要杀掉的冲动,但又莫名觉得杀掉的话我会后悔……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咳,总而言之,正义的面具戴久了也会很累的吧,如果可以的话,御主,麻烦告诉他,偶尔放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错……你笑什么?活得不耐烦了吗?!?!

 

召唤

Servant,Kalo,遵从召唤而来。什么,你说和你印象中的战神伽罗不太一样?错~觉~吧~?(笑)

------------------------------------------------------------------------------------------

本意是整体六维面板参数和同等级下的ATK与HP 数值都是魔伽要略高于剑阶小,然而剑阶克制枪阶,并且小有对恶特攻,以及技能组的针对性(无敌&无敌贯通),于是魔伽一般打不过剑阶小ORZ。

【伽小/双雄】小心与魔伽的Fate paro(上)

沉迷打FGO+回顾大魔王伽罗一集后一发不可收拾的脑补产物。原作里这一集的结局挖了个坑……无视它好了【

于是草率地弄了Fate paro 的我流双雄。私心伽小 tag,他们属于原作,欧欧西属于我,有、有砖要轻拍啊。

真的编起来发现做自制英灵人设好难啊(跪)有参考其他英灵和百度百科,不妥删。

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型月厨,设定不严谨导致技能组不适合实战、六维面板过弱或过于日/天的话……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嗯【

 

 

以上都OK?↓

 

 

----------------------------------------------------------------------------

 

我流剑阶小,和原著人设略有区别,具体见正文。

 

----------------------------------------------------------------------------

 

从者资料

☆5(SSR) Careful S.(Saber)

角色详情

小心超人(Careful S.),守护星星球而战的五位超人之一,在星星球上被广为传诵。象征坚毅的紫色机械石,沉默寡言,看起来冷漠,实则意外地好相处。

这位从者作为“小心超人(Careful S.)”,是基于“小心超人拔出正义之剑并一度作为剑的持有者”这一传说所产生的、英灵本体的一个侧面,即“手持正义之剑的小心超人”。

 

参数

筋力:C        耐久:B

敏捷:A++   魔力:C

幸运:A        宝具:A+

 

宝具:宣告正义之剑(the Sword of Justice)【注:Buster 卡宝具】

阶级:A+

种类:对恶宝具

宝具距离:0

最大捕捉:1人

自身Buster 指令卡性能提升(1回合)& 对敌方单体发动无视防御的超强大(恶属性)特攻攻击[Lv.1]<overcharge 时特攻提升>

 

羁绊达到Lv.1后开放

身高/体重:174cm/56kg【注:设定人形,数据我瞎编的】

出处:星星球传说   地域:星星球

属性:秩序 · 善       性别:男性

 

羁绊达到Lv.2后开放

原为启源星上的五色能量石之一,后被灰心星球制成机械石。在大大怪与小小怪入侵星星球的过程中被激活。在因各种原因聚集在宅博士身边的五位超人之中,是唯一一名曾真正作为“侵略道具”被使用却仍获接纳的超人。与开心超人、花心超人、甜心超人、粗心超人共同肩负守护星星球的重任。

 

羁绊达到Lv.3后开放

此次以Saber 职阶接受召唤的他,是活在“拔出正义之剑并用之杀死魔王伽罗if”中的小心超人。小心超人的挚友伽罗在某次战争中一度死亡却又奇迹生还,这之后二人还未来得及享受重逢的喜悦,伽罗即在“邪恶战戟”的诱导下被激发出邪恶的一面,成为危害星星球的魔王。在挚友与责任中选择了后者的他,最终抓住友人拼尽最后一丝理智争取来的机会杀死了即将彻底魔化的伽罗。

 

羁绊达到Lv.4后开放

为了不负友人的牺牲,这位小心超人余生均手持正义之剑,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守卫星星球的使命。将自身的私欲私情均置于责任之下的他抛弃了过往与各种个人爱好,有时会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却唯独仍对魔方爱不释手。凝视着手中被特意做成莹蓝、黑、白等色交织的魔方,这位守护者究竟在想些什么呢?谜。

 

羁绊达到Lv.5后开放

“宣告正义之剑”

阶级:A+   种类:对恶宝具

依托于传说中与“邪恶战戟”相克相生的“正义之剑”,将“正义”【注: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所持的正义观,即“小心超人”对“正义”的认知。“正义”的概念太宏大了一个英灵估计承受不起】这一概念浓缩并具象化所形成的宝具。凝聚着这位英灵对正义的坚守和对和平安宁的守望,哪怕抛弃所有,也誓要将一切妖邪斩断的至高信念。

 

通关 真实之幻梦 后开放

即使生前成了为贯彻正义而舍弃私情的正义伙伴一类的人物,他仍旧无法忽视对挚爱亲朋、尤其是挚友伽罗的感情。在挚友去世后的无数个夜晚,能将自身的情感短暂置于使命之上的守护者都会畅想着,在“如果那个时候能够拯救伽罗”的前提之下的自己与自己所珍视之人的人生。虽然自身没能到达,但如果这个可能性(if)真的存在的话,在已经完成守护之责的情况下,他想必会不惜一切代价守护这个未来吧。

 

持有技能(可在战斗中任意手动发动的技能)

心眼(真)B

与生俱来的沉稳性格与从修行、锻炼中培养出的能力相结合,所带来的较高洞察力。能够在劣势中把握自身状况与敌人能力,并找出活路。

游戏效果:赋予自身回避状态(1回合)& 防御力提升(3回合)

 

沉着冷静B

无论身处怎样的情况都不会混乱,抹杀自己的感情冷静地观察周围,并巧妙地引导队友保持清醒的头脑。

游戏效果:自身的NP增加(30%)& 己方全体精神异常弱体耐性提升(3回合)

 

正义之誓A+

即使岁月流逝,向最重要的人立下的誓言也绝不会改变。

游戏效果:赋予自身无敌贯通状态(1回合)& 自身攻击力提升(3回合)

 

职阶技能(在战斗中自动发动效果的技能)

对魔力C

自身的弱化状态耐性少量提升

 

骑乘A

自身的Quick 指令卡性能提升

 

气息遮断C

一般为暗匿者(Assassin)所具有的技能。由生前的隐身能力衍生而来。然而由于持有正义之剑,自身的存在感无可避免地有所加强,隐藏气息的能力反而不如未持有正义之剑的“小心超人”。看起来,或许“小心超人”这位英灵也具有不错的Assassin 职阶适应性。

游戏效果:自身的暴击星掉落率少量提升

 

单独行动B

一般为弓兵(Archer)所具有的技能。但小心超人向来擅长独来独往的特点,即使在以Saber 职阶被召唤的情况下也被显现出来。

游戏效果:自身的暴击威力提升

 

羁绊礼装 · 遥远的回忆(卡面:一本记事本与伽罗款魔方放在一起,整体色调偏蓝)

将往事与无人倾听的感情诉诸笔端,是这位向来严于律己的守护者对自己最大的温柔。

不会遗忘,也不会刻意去想起。

一度沉湎于友人去世的悲伤、甚至有过代替友人死去的幻想的他,已不会再被这份情感束缚。

“想必伽罗也乐见,与他之间的记忆没有成为阻碍,而成为助我前进的动力吧。”

将友人的英姿烙印在内心深处,并不是掩藏悲痛,而是正视它并将其化作自身的力量。

坦然对御主道出自己的过去与现在,并少见地露出真正的微笑的守护者,一定会为守护挚友和自己曾为之奋不顾身的未来而再次奉上自己的剑。

游戏效果:只有Careful S.(Saber)装备时,自身在场期间,我方全体的攻击力提升10% & 宝具威力提升10% 。

 

指令卡

二绿(Quick,迅击)一蓝(Arts,技击)二红(Buster,力击)

 

语音

开始1:要上了。

开始2:来。

技能1:是。

技能2:是这样吗?

指令卡1:请交给我。

指令卡2:了解。

指令卡3:接下来呢?

宝具卡:这样啊……作为别人的武器战斗的感觉是这样吗。

攻击1:-(无语音)

攻击2:哼。

攻击3:呵!

额外攻击:太慢了。

宝具:此剑将为宣告正义而挥,誓要斩尽一切妖邪——宣告正义之剑(the Sword of Justice)!

受击1:呃……

受击2:咳。

无法战斗1:对不起。

无法战斗2:只能到这里了……

胜利1:能帮上忙就好。

胜利2:伽罗,我做到了。

 

升级:感谢您的信任。

初始卡面:十季前服装,戴头盔,看不见脸,拿剑

灵基再临1:(卡面:十季前服装,去掉头盔,拿剑)灵基再临啊……感觉很微妙。

灵基再临2:(卡面:同上)我是否更符合您的期待了呢?

灵基再临3:(卡面:十季后服装加强版,去掉头盔,拿剑)如果这改变能够帮助您的话。

灵基再临4:(卡面:自行脑补一个美腻的画面←什么鬼)向您起誓,定会不辱此剑之权能。

 

羁绊1:让我成为您的助力吧。

羁绊2:嗯。虽然事情有些久远,但我仍很感谢我的家人们,即使我曾经做过不好的事也仍愿意接受我。虽然甜心做的菜令人难以接受……啊不,没什么。

羁绊3:剑的来历吗?抱歉,御主,我,不太想提起这个。

羁绊4:您知道伽罗是吗?这样啊……伽罗他……去世之后,我一直不断反省自己,有没有做什么愧对我们之间的羁绊的事。御主,我相信您不会让我失望,追随您不会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羁绊5:这把剑,是为维护正义斩落邪恶而生。我曾用它亲手杀死最重要的人,但我庆幸自己维护了他的高洁,并已将他的英姿铭记在心中。他和我,都以此为傲,我是这么相信的。

 

通过在个人空间中的对话而开放

对话1:……(不说话,转动魔方的声音)

对话2:启源星?嗯……我对出身来历的记忆不是很清楚,因为我早已将一切都献给了星星球。如果可以的话……

对话3:我的愿望?希望星星球的人们能一直过着和平喜乐的生活。除此之外……我很想再见伽罗一面。这样会不会太贪心了呢?

对话4:曾经,我想要替伽罗完成他未完成的使命,帮助复兴阿德里,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我的身份和立场并不允许我做太多。我……

对话5:主从关系?抱歉,我不是很明白,我作为一名从者的时间并不长……我和伽罗并不是主从。我们是战友。

喜欢的东西:喜欢的东西吗?喜欢玩魔方……大概吧。

讨厌的东西:讨厌的东西……抱歉,想不太出来。邪恶是应当消灭的东西,但不是憎恶的对象,毕竟我……算了。

关于圣杯:万能的愿望机吗?听起来不太可信。我的愿望,还是想通过自己的双手达成。

活动举行中: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吗,御主?

???[持有Kalo·Alter(Lancer)【注:就是魔王伽】]:原来如此,没能成功杀死这个恶魔的if 也是存在的吗。御主,请下令吧,正因为对手是“他”,不论多少次,我都不会犹豫……什么?这次竟然成为同伴了吗?!不,没有什么……好奇怪,竟然会有一种“这样也不错”的感觉(小声)……御主,还请您行事务必小心谨慎。

 

召唤:Servant Saber,回应召唤而来。愿成为您的力量。

----------------------------------------------------------------------------

于是还有魔伽的。

萌新。出来记个梗,占tag致歉哈。

在B站上刷剧情的时候看见白起的校园之约里好像有提到当年把他推下天台的人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恋语市(x好想吐槽这个名字啊)。

这些人为啥不见了呢,可能性有很多,但我这个一向思想比较阴(zhong)暗(er)的家伙忍不住往奇奇怪怪的地方脑补了——

就是白起第一次觉醒风场控制的时候能力失控误杀了这些人(而且场面比较血腥,想想风刃把人碎了大概?)然后接近崩溃,结果被某个路过(其实可以是有预谋的|・ω・`))的总裁带走,总裁帮白起把这件事善后,还帮他重新找回做人(。)的信心←_←但实际上也拉他下水卷入阴谋的梗。

想看人写也幻想过自己写【←期末考试满绩了再说吧你这混账。

溜了溜了_(:з」∠)_